欢迎访问军视文化网! 人物 | 关于我们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将帅 > 将帅传奇 >

开国上将与开国中将的四次搭档

新闻来源:军网 总编:将星 主编:曼子 责任编辑:嘉泽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1-08-10
摘要:1950年春,贺炳炎(左二)、廖汉生(右二)和一军参谋杨文安(左一)与率队进军玉树的骑兵第二支队队长冀春光(右一)在西宁合影。 贺炳炎,1913年出生,湖北松滋人,开国上将,独臂...

1950年春,贺炳炎(左二)、廖汉生(右二)和一军参谋杨文安(左一)与率队进军玉树的骑兵第二支队队长冀春光(右一)在西宁合影。

贺炳炎,1913年出生,湖北松滋人,开国上将,独臂将军。廖汉生,1911年出生,湖南桑植人,开国中将。1936年以后,二人曾四次搭档,带出了号称“天下第一军”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,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师长和师政委

1936年2月22日,在湖南绥宁瓦屋塘战斗中,红五师师长贺炳炎的右臂被敌人的一颗达姆弹击中,必须截肢保命,从此他失去了右臂。1936年7月5日,党中央电令:以红二军团、六军团和三十二军组成红二方面军,贺龙任总指挥,任弼时任政委,关向应任副政委。贺炳炎调任红二军团六师师长,与六师政治委员廖汉生搭档。

贺炳炎与廖汉生早先在贺龙领导的革命队伍里就已相识,虽然他们是多年的战友,但像这样在一起搭档还是第一次。当他们率领队伍穿越草地时,越向草地深处走,因饥饿、伤病、疲劳而掉队的人越多。快到阿坝的那天上午,十六团后卫连走到一座小山前,怎么也爬不动了。贺炳炎、廖汉生解下干粮袋,把里面仅有的一点青稞粉倒出来给后卫连。部队很快断了粮,野菜成为部队的主粮。有时碰到谁也不认识的野菜,贺炳炎、廖汉生就先尝,证明没有毒后,再向全师推广。

8月中旬,红二方面军终于越过了草地,进入甘肃南部。于9月19日攻占了康县县城,抢渡渭水,于10月22日在会宁东北的将台堡与红一方面军会师,完成了伟大的长征。

团长和团政委

1937年七七事变后,红二方面军改编为八路军一二〇师,红二军团编为三五八旅,红六师与陕北红二十八军一部合编为七一六团,原二十八军军长宋时轮任团长,廖汉生任副团长。1937年10月,八路军恢复政治委员制度,廖汉生由七一六团副团长改任团政治委员。他送走老团长宋时轮后,迎来了老搭档、新团长贺炳炎。师部给他们下达任务:“忻口战役已经开始,你俩率一二〇团直属队和第三营组成贺廖支队,伏击日军的运输线,打乱敌人的交通。”

贺廖支队得到情报,10月18日那天,日军将用汽车从原平运回死伤士兵。贺炳炎、廖汉生决定在黑石头沟一带的公路设伏。18日10时许,日军运输汽车五十余辆从南向北驶入贺廖支队的伏击圈。贺炳炎一声令下:“打!”步枪、机枪、迫击炮一齐发射。贺炳炎独臂挥舞大刀,率领战士们向鬼子头上砍去。在敌援兵赶到之前,八路军战士毙伤敌兵二百多人,击毁敌军车二十多辆。廖汉生起草电报向师部报告战况,贺龙、关向应回电嘉勉,并命七一六团第一营归还建制,赶到雁门关会合。20日上午,日军二百多辆汽车结队而来,贺炳炎、廖汉生指挥七一六团在给敌人以猛烈的火力袭击之后,立即撤出战斗。王祥发率三营占领了雁门关。

海内外报纸大力宣传雁门关伏击战的战果,称之为“雁门关大捷”。

军分区司令员和军分区政委

1944年7月,中央决定,由贺炳炎、廖汉生组织一个干部大队,重返洪湖地区开展工作。1944年11月9日,贺炳炎、廖汉生随南下支队离开延安,于1945年1月底到达湖北大悟山区,与李先念领导的新四军五师会合。2月初,按照五师首长命令和鄂豫边区党委决定,贺炳炎担任襄南第三军分区司令员,廖汉生担任中共襄南地委书记兼第三军分区政治委员,自此他们正式加入新四军的行列。

1945年8月,日本投降的消息传到襄南,军分区迅速包围了日伪军据点,先后拔掉了潜江梅家嘴等日军据点。1945年9月,新四军五师决定组建一个野战纵队和江汉、鄂东二级军区。贺炳炎任江汉军区司令员,廖汉生任副司令员、政治委员,贺、廖兼任独立旅首长。10月10日,国共签订了“双十协定”,但国民党军继续向襄西、襄南进犯。10月中旬起,江汉军区配合主力发起桐柏战役,贺炳炎、廖汉生率独立旅向北挺进,在大洪山区扫除了反共顽固势力。

纵队司令员和纵队政委

1946年11月,晋绥军区根据中央军委命令,统一编成野战纵队。第一纵队司令员张宗逊,政治委员廖汉生。贺炳炎任第三纵队副司令员兼独立五旅旅长。1947年5月,贺炳炎调任一纵副司令员,7月升任司令员,与一纵政治委员廖汉生开始了第四次搭档。

1947年8月上旬,贺炳炎、廖汉生率一纵攻打榆林两天没能得手,廖汉生心情很糟,这时彭德怀打电话来骂人:“贺龙的脸都让你们丢光了!”廖汉生被彭德怀一骂,火直往头顶上蹿,甩下一句“让你看看贺龙的部队到底是什么样子”,就带上警卫连出去了。贺炳炎闻报,亲自带一个营增援,击退了追敌。

1947年10月,一纵和三纵攻打清涧,遭到国民党守军廖昂部的顽强抵抗,军情非常危急。前沿指挥的贺炳炎接到彭德怀电话,话筒里传来炸雷般的吼声:“为什么还没有打下来?”贺炳炎也是火暴脾气,跟着吼起来:“部队伤亡大,有困难!”贺炳炎心里着急,“啪”地把电话筒摔了。敢跟彭德怀摔电话的,贺炳炎是第一个。但次日上午,部队硬是把耙子山拿下了。

1949年2月1日,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军,贺炳炎任军长,廖汉生任政治委员,全军发展到2.2万余人。第一军被后人誉为“天下第一军”。